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盟员心语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盟员心语

又见炊烟升起

杨学芹

 

每到周五,忙碌一个星期的我就心神不宁,忙着超市购物,打点行李,准备周六回家,看望已到米寿之期,罹患老年失忆症的母亲。

母亲生于1934年,自幼命苦。母亲的爷爷和父亲都早早过世,母亲和自己的奶奶、妈妈,祖孙三人相依为命。在那个动乱的年代,就是家里有男壮丁的人家,生活都是上顿不接下顿,辛苦劳作。母亲祖孙三代,裹着小脚的三个女人,耕种田地,独立门户,生活的艰辛更是可想而知。尚可欣慰的是,那时家里田地多,收成还好,不至于饿肚子。听母亲讲,小时候她是在姥姥扶犁耕种的背上长大的。刚七八岁就已经跟在姥姥后面在田地里劳动了。那个年代,女人还时兴裹着“三寸金莲”,母亲、姥姥、太姥姥从来都是颤巍巍地挪动着小脚,在田野里播种、耕作、收获。每到秋收季节,家里实在缺少人手,便雇上几个短工,早早的就把庄稼收了。如果收晚了,就有可能夜里被别人给偷偷收割了。那么,一年的希望便没了。匆匆收割完毕,姥姥便把家里的粮食和一应所用之物收拾干净,装上雇来的大车,关紧门户,带上母亲到自己的娘家去避冬。乡村的冬天,缺吃少穿,经?;嵊小按舐碜印?,也就是强盗出没,没男人的家里是最容易遭抢的。等到来年开春时节,姥姥便又雇着大车,带着粮食和东西回家耕种。春夏秋冬,季节变换,母亲渐渐长大,从小的经历养成了母亲好强的性格。她时常教导我们的一句话就是:“不吃饭行,干重活也不怕,但是受气不行!”后来,母亲和父亲结了婚,再后来,有了我们姊妹五个。父亲和母亲总是披星戴月,辛苦劳作,唯恐让我们受苦。自然灾害时期,母亲和父亲拉着板车带着哥哥姐姐“下南洋”去逃荒。大哥自小吃饭挑食,黑面馍馍不吃,母亲就千家求,万家跑的讨来“花里棒槌馍馍”(也就是白面里加一些杂粮面的馒头)给大哥吃,自己吃糠咽菜,从那时起,母亲就落下经常吐酸水的胃病,直到前些年才好。三年的自然灾害,不知道饿死了多少人,而哥哥姐姐却总能吃饱肚子,这得感谢我那含辛茹苦的母亲。

困苦的生活并没有泯灭母亲骨子里乐观、追求新鲜事物和知识的天性,逃难的时候,每到一个新鲜的稍微繁华的环境,母亲总是要到大一点的商场或是可玩的地方转上一圈,用她的话说“苦日子里也要活出点新鲜”。长大的我或许就是遗传了母亲这方面的基因吧,每隔一段时间,就想出去溜溜,观望观望外边的世界。母亲总是说:“她小时候条件差,没读书,我的孩子们决不能当睁眼瞎……”,我们姊妹五个,大哥、大姐天资聪颖,大哥小时候上学还跳过级,可是那时没有高考,时兴推荐上大学,被推荐的大都是村里大队部里人的子女,大哥大姐与大学失之交臂,为此母亲和父亲好多年后还唏嘘不止。二姐上学时已经实行了联产承包,上完初中就留在家里干农活了。到小哥和我的时候,父亲和母亲咬紧牙关,就是再困难,也要把我和小哥供出来,小哥毕业于曲阜师范学校,我毕业于兖州师范。一家考出两个那时看来还算“高材生”的学生,当时在村里也引起了小小的轰动。为此父亲和母亲还小小的激动了一番,别人一提起,总是乐的合不拢嘴。我现在还清楚的记得我到兖州师范报道的那天,父亲和母亲非要背着我的背包送我到二里之外的公路上,看我上了汽车上。笑赝如花的父亲、母亲和远远家里冒出的袅袅炊烟,永远定格在我18岁青春的记忆里。

就业、结婚、生子,伴随着蠢蠢欲动的社会潮流和不安分的金钱至上,我也懵懵懂懂的被裹挟着进入了滚滚的红尘里。家乡宁静的村庄,母亲盼儿望眼欲穿的目光,和家里每天照常随风起伏的炊烟,都在我的记忆里淡淡远去。

待又忆起炊烟升起,便是最近几年的事了。前年9月份,我正在市委党校学习,大哥打来电话说:“母亲这段时间,经常忘事,还常?;骋杀鹑送盗怂亩?,为些小事和哥哥、嫂子闹别扭”。我们带着母亲到济宁市第一人民医院和济宁市附院做检查,医生说母亲得了老年痴呆症。这犹如晴天霹雳!我的善良和蔼的母亲哪去了?!我那和邻里犹如一家亲的母亲哪去了?!谁家有个红白喜事总是忙前忙后的母亲哪去了?!那个总是教导我们“不吃饭可以,多干活可以,就是不能受别人气”的母亲哪去了?!时光太残酷,母亲在不知不觉中就衰老了。每每听到王铮亮的《时光都去哪儿了》,我总是触景生情满含热泪,时光老人,请你把我健康年轻的母亲还我吧!

现在的母亲记忆都停留在她年轻时的时光里,我们姊妹五个,她有时都叫不上名字,但是谁要是站在她的面前,她知道自己和她亲近,每当星期我回家时,她总是笑呵呵的迎接,虽然过一会就可能唱起别人都不能了解的“大戏”,嘴里嘟嘟囔囔,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每当我到村口看见家里升起的炊烟,我便迫切想奔向母亲的怀抱,虽然母亲已记不得我的名字;每当我踏上返程,回头看家里袅袅炊烟又升起,我便又迫切的盼望下个星期的来临。

我爱家里袅袅升起的炊烟,我更爱那个温暖屋子里渴切盼儿归的衰老的母亲,虽然她已老眼昏花,虽然她已蹒跚挪步,虽然她已烛光残年。人最幸福的难道不是自己年事已老,家里还有一个你可以向她撒娇卖乖的母亲吗???

我爱我的母亲!

又见家里炊烟升起!

 


 

作者简介:

杨学芹,女,山东省金乡县人,大学本科,注册价格鉴证师,现任金乡县物价局价格认证中心副主任,民盟济宁市金乡支部副主委,金乡县第九、十、十一届政协委员。文章《打造红色旅游胜地弘扬革命传统》等发表在《委员天地》,个人事??窃凇罢薄崩改亢汀耙幌呶痹诨恪崩改?,并在在金乡县数字报、电视台滚动播出。




步行者队名单

邮箱
手机
纠错内容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