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藝海馳騁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藝海馳騁

 

 

 

 

又到碧葉染黃時

 

——記水彩畫家呂品先生

 

 

 

雪中                         呂品 

 

呂品先生(1918–1990),1918年古歷319出生于青島,優越的家境使他自幼便受到了良好的教育。18歲孤身前往北平,進入國立美專學習西畫,后又師從法國名家,專修水彩。生前歷任山東藝術學院教授、山東省美術工作者協會第一任主席、全國美協理事、華東美協常務理事、美協山東分會常務理事、山東科普美協名譽理事長、山東水彩畫會創始人并任第一任會長、山東省政協委員、民盟山東省二、三屆委員。

1937年,“盧溝橋事變”爆發,大學被迫???。先生與同窗趙琰等返青,成立琴島畫會。那正是青島淪入日寇鐵蹄下的歲月,美麗的島城成了一片死寂的文化沙漠。在那風雨飄搖的日子,畫會的出現如同沙漠深層流淌的甘泉那樣,滋潤著人們的心田,也為青島的美術繁榮奠定了良好的基礎?;嵩狽稚⒃詬饜幸抵?,有教師、職員,還有從事商標設計的專業人員,這些進步青年用手中柔軟的畫筆,堅守著這塊可以弘揚民族文化、頌揚祖國大好河山的陣地?;岢閃⒑笠桓鱸錄淳儺辛聳捉旎?,一時成為島城文化界的盛事?;嵊跋煅桿倮┐?,郭夢家、陳大羽、于希寧、赫保真等畫家也加入了進來。當時日偽政府為粉飾太平,要求與畫會聯合辦展,先生堅守民族氣節,斷然拒絕??拐絞だ?,先生不滿國民黨政府腐朽統治,多次資助地下黨人。遇進步人士被捕,先生不惜家財全力搭救,甚至借探監之名將越獄工具帶入獄中。國民黨崩潰的前夜,敵人全城搜捕先生,欲將之投入大海。先生逾墻至福柏醫院棲身方得脫險。19496月青島解放后,先生用自己在觀海一路的別墅開辦了私立青島美術專科學校,組織教員,并被公推為校長。這也是山東歷史上首次出現高等美術學府。1952年學校并入山東師范學院,先生仍留在青島,時任市美協主席、人民代表、政府文教委員,并加入中國民主同盟,任民盟青島市委委員。1956年秋,先生執教山東師范學院藝術系,后又執教山東藝專。

先生常年生活在青島,青島空氣的溫度、濕度和多霧多雨的氣候特點,恰好契合了古典水彩畫獨特的藝術呈現力以及飄渺的朦朧意境。從水彩畫技藝上看,他在這一時期的繪畫語境基本保持了英國水彩寫實的流派,即概括、生動、流暢的表現風格。先生通過水色的交融產生散開、渾然、流動之美,或明朗生動,或淋漓渾沉,或朦朧抒情,于經意之中又似乎自然天成。他的作品特別是用于風景的造境,會讓觀者嘆為觀止,迷醉其中;用于靜物、人物創作中氣氛的渲染,會讓人感覺韻味十足。他的很多作品都是十分尋常的景致,于自然中散發著浪漫主義的色彩,充溢著詩意的美感,被名家譽為:像寶石般的晶瑩剔透、閃閃發光。1953年,他的水彩畫作品《青島前?!啡胙 度省に儺湊估闌帷?,受到廣泛好評。1957年,他的《雨后天壇》由上海人民美術出版社出版,同時被選入全國《水彩畫選集》大型畫冊,影響巨大。代表作《雨中》等被中國美術館收藏,并在建國五十周年舉辦的盛大展覽中重放異彩。

在文化大革命的暴風驟雨中,先生飽受迫害,平生精品二百余幅為紅衛兵所劫。文革時一位先生曾經資助過的友人率先發難,貼先生的大字報。子女忿忿之時,先生卻對他們說:“他也有他的苦衷啊?!焙罄次蘼凼竅路爬投故潛弧芭貳?,先生也只是淡然一笑,不曾怨恨。1975年先生恢復工作,重執教鞭直至離世。先生晚年身心俱疲,復又為眼疾所擾,然仍堅持教學和創作?!睹妨執合?、《青島之夏》、《秋雨》、《雪中》、《寂靜》便是這一階段的代表作。

先生一生,將大部分時間用于教學,早在琴島畫會時代就培養了王文彬等畫界中堅。后來又創建青島美專。在藝術學院任教時,更是將自己40年的水彩積淀無私地傾注于三尺講臺之上。朱銘先生曾經回憶到:呂品先生每接一個新班的課,都要先到班上去了解學生,與他們親切交談。每上課,必在前一天就做好課題,如果白天有事來不及,晚上也要布置好,常常是推敲到深夜尚不肯休息;為了教好課,他自己動手做了一批掛圖,講解色彩原理和水彩畫的方法步驟,深受學生歡迎。在他領導彩畫教研室時,竟形成了一條無字之規:教師沒有教材,沒有范畫,不準進課堂。

先生尤其注重培養學生的繪畫能力,卻從不要求學生仿效他的畫風。他常在學生面前稱贊與他風格迥異的畫作,也常介紹許多現代畫家的作品。一次他一面翻看梵高畫集,一面對學生說:“你們看他什么都畫,一只破木橙、一雙舊皮鞋、幾頭洋蔥……,畫得有情感、有個性、有特點……?!彼蓯竅M怯米約旱難劬?,自己的情感去觀察表現對象,也希望學生的作品富有個性,這種教學適時引導,使學生作畫時膽子大起來,并在自己的藝術追求道路上創新思維,大膽追求。先生長年擔任色彩教學,風景寫生是他主要的教學內容,因此他常和青年學生一同“旅行寫生”。他經常清晨出發,身背著一天的糧食、水壺和畫具,從早到晚作畫是經常的事。他從來不主張到旅游“名勝”作畫,而總是帶領學員去那些荒涼之處去挖掘素材,餓了吃口窩頭,渴了喝口涼水。雖然辛苦,但學生們在他的精神感召下興致高昂,繪畫能力也得到了大幅提高。先生寓所常年大門虛掩,學生無論何時求教均可直接進入,外地學生深夜登門更可自行到客房休息。為師如此,身邊眾人鮮有出其右者!

先生是個性情中人,豪爽熱情,熱愛公益事業。新中國成立后,呂品幾次出席青島各界人民代表會議,為人民政權建設獻計獻策。他與文藝界人士一起,籌備了青島文學藝術界聯合會,成立了青島市美術工作者協會,也就是青島美術家協會的前身。1950年呂品、靳濤、母振元等水彩畫家在青島舉辦了首屆美展。1954年《全國水彩、速寫展覽會》展出了呂品先生的《青島風景》,給中國畫界留下了深刻印象。1980年山東省成立了水彩畫會,地點就在青島,呂品任會長??梢運?,上世紀80年代中期以前,青島市和山東省一些跟水彩畫有關的重大事件,大多與呂品有關。一段時間,青島能夠與北京、上海的水彩畫實力齊名,在圈內具有相當的影響力,這其中呂品功不可沒。

在青島、山東乃至全國的水彩畫家群落,對于呂品的評價驚人的一致——“青島水彩的基石”。這樣一個厚重的追憶,無疑飽含著大家的推崇與欽佩。對于一個青島水彩畫的開拓者和啟蒙者而言,呂品先生貫穿其一生的水彩歲月和對水彩藝術意味深長的傳承,像水彩畫一樣詩意恬淡地勾勒其透明而多彩的人生。

 

                             (民盟山東藝術學院支部供稿  執筆人:呂丞)

 




步行者队名单

郵箱
手機
糾錯內容
驗 證 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