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文苑擷英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文苑擷英


登太白山

 

張立國

 

心愿


十年前,我來過一次太白山的。那次是從內蒙寧夏旅游回家,也是途中經過的最后一站,也是從寶雞過來。寶雞還有一座名山,天臺山,在寶雞東邊,海拔2200米,很髙的。那座山,上山斜坡不陡,但路很長,我從早晨一直走到下午兩點左右。沿途路兩邊都是樹,屬闊葉林,記得好像是槐樹多。臨到山頂有很短一段路非常險峻,上天梯、過天橋、攀索鏈,好險啊。但回報也是很豐厚的,山頂景色非常漂亮,有許多突兀的奇峰,上面還長著古松。山頂有一座很小很小的奶奶廟,別看廟小,香火倒是挺旺。

這些年我旅游去過的地方雖然很多,但也都是來去匆匆,很想靜下心來歇一會兒。城市賓館招待所我也住夠了,我的心愿就是想在山上清清靜靜地住一晚。決定了不下山之后我坐在一塊石頭上慢慢地休息了一會兒。感覺真好呀!沒有了游人的喧囂顯得十分安靜,空氣中散發著小草和樹葉的清香。我覺得此時的大山是屬于我一個人的。

遙望四周,腳下灰暗的山峰像是大海起伏的波濤。西邊,太陽底下波濤上方是金黃色又有點泛紅的彩云。我呆呆地望了好久,我似乎忘記了自己的存在。我旁邊十多米是山的最高處,那兒立著一只不知何時鑄造的鐵公雞,當地人管它叫神雞。

這不是今人杜撰的,古代就有文獻記載。寶雞城市得名之由來于此也!

不管傳說是不是真實的,我們都可以通過這些傳說看到古人想象的翅膀。遙想古人雖然物質匱乏、科技落后,但他們感情也和我們一樣豐富,并且也不缺乏浪漫。

我正這樣胡思亂想著有一對年輕的情侶忽然說笑著經過我面前,我心想他們這時上山肯定是不打算回去啦。是呀,現代人也自有現代人的浪漫方式!

坐了一會兒,我忽然看到山谷下方有一些霧氣開始慢慢升騰。很快這霧氣越來越濃,越來越大,翻滾著急速上升,很快就上升到腳下,上升到天空。天一會兒就陰了。

我感覺身上有些發涼。想著得去小賣部吃點東西安排休息了。我打量了一下屋里,沒有鍋灶,只有一把被煙熏得烏黑的不銹鋼壺,可以燒開水??吹秸馇榫拔也揮啥閱僑爍刑鏡潰?span lang="EN-US">“住在這里太清苦啦!不料他對我的同情卻一點兒都不買帳,冷冷地回了一句:“這也是你的認識?!”

一句話說得我有點汗顏,想想也是呀!一個追求精神自由的人是不懼怕物質生活的艱苦的??鬃釉弧熬泳又?,何陋之有?

看著眼前這位師傅靜靜地望著遠處的大山,我也坐了下來凝視著遠方。感覺此時自己的身心己經完全與天地溶為一體了,這時我不由想起唐朝詩人陳子昂的前無古人,后無來者,念天地之悠悠……”

半天,他指著近處一座看上去稍髙一點的山峰對我說:這個就是太白山!

呀!我很驚訝,這么近?登太白山是我多年心愿,也是本次旅行要施行的最后的計劃。我明天就要去的!

正當我懷著有點不忐忑安的心情想回房好好休息,準備明天登太白山時,卻匆匆走來一個四五十歲墩實的中年男子。他個子不髙,禿頂,紅臉膛,穿短褲背心。他還沒完全站定,就氣喘吁吁地自我介紹:“好幾年沒來給奶奶上香啦,這不,今天下了班才趕來的!”小賣部師傅趕緊給他準備吃的。我心中也暗暗高興,今晚有伴啦!等他吃完了飯,我們兩個一塊回去休息。

這人說他是本地人,山里長大的,在城里上班。他還帶著手電筒、火柴、蠟燭。有他,我放心多啦!我們每人身子底下墊了兩三床被子,挺暖和。因為游人都是和衣而臥,所以被子雖然看上去挺臟,卻也沒什么異味。躺下不一會兒就睡著了。這一夜睡得好香??!

我年輕做過一些不切實際的夢,沒實現。

人是否都一樣?年輕時不知天高地厚,好高騖遠,胡思亂想地做著一些美夢,等那夢在事實面前被碰得粉碎了,于是又有了新的夢,比較接近現實的卻是碎片化了的夢。按說我現在己經過了做夢的年齡,但我心中還有許多小小的夢。這些夢能不能實現,慢慢地一步一步走著瞧吧……

目標——拔仙臺


早上8點鐘我坐上了第一班景區班車。所幸車在沿途景點未停,行駛了約50分鐘便直接開到了紅樺坪。然后又乘坐大索道(也稱天下索道)上山。大索道據說是目前國內落差最大的索道。在索道上行駛了約20分鐘到達天圓地方景點,這兒是山脊頂部的一個平臺,旁邊一塊指示牌上寫著海拔3511米。

我站在平臺上瞭望,山勢雄渾蒼莽。雖是晴天,但空氣中卻有些霧氣,山下的景物也有些混沌。這兒顯得熙熙攘攘,很多上下山的游客聚集在這兒游玩、拍照留念。附近一塊豎在路邊的指示牌上寫著:此地距離小文公廟700米、大文公廟4700米、大爺海7700米。

時間緊迫并且我也感覺身上有些冷,遂決定不在此逗留磨蹭,趕快離開,怱忙趕路。

從天圓地方到小文公廟的路比較好走。先是走一段很長的木棧道下坡,再走一小段坡度不大的上坡。這段路比較寬,由亂石拼接而成的路面也比較平整。因為路途遙遠,我怕前面有叉道容易迷失途徑,想找個旅伴兒同行,可途中行人極少。見前面有兩個女孩,我試圖趕上去,可是越走差距越大,我只得一個人慢慢前行。

途中不時零星碰到迎面走來的游客,看樣子個個疲憊不堪。聽他們說前面基本沒有叉路,一直沿著山脊下方走就行。我這才放心。很快就到了小文公廟。小文公廟在路邊山脊上,占地比較狹小。

過了小文公廟路逐漸不如原先好走,鋪路的石頭是就地取材,未經打磨的片石鋪就的路面不很平整,有些高低錯落。太陽光線逐漸強烈,身上也越走越熱。我怕出汗,趕快停下來扒了些衣服。這時空氣中水氣也小了,山頂景物輪廓完全清晰起來。山體大約傾斜有四五十度。遠遠地向前望去,山路是一條細線,在靠近山脊下的陽坡上彎彎曲曲地與山脊平行著向遠方延伸。

我看不太清腳下的路面,走路必須集中精力十分小心。停下腳步方能觀看沿途景色。

太白山基本上是東西走向,蜿蜒曲折像條斑斕的銀灰色巨大的長龍。前方有點向南傾斜。山脊尖尖的,山體表層多為裸露的石頭。很多地方的山坡還有大片大片滑落的碎石。山體上石頭中間是一片片的草地。因此整個山體的顏色看上去灰綠相間相互交錯,遠看似以銀灰色為主。天空湛藍,空氣中略微有點水氣,向下俯視地表上霧氣較濃。我十年前在大雨中游覽過太白山底部景區,那兒景色綺麗,可謂千媚百態,婀娜多姿。現在看到的太白山上部景區卻完全是另一番景象,它偉岸雄渾,粗獷剛烈。難得的是太白山兼俱這兩種截然相反的風格且又都各自發揮到了極致。山上到處是棱角分明的石頭,說明巖石風化還不是很嚴重,地質年代可能不是太久遠。這景象有點像我十年前在西安附近游過的離此不遠的翠華山。

大約下午1點鐘我走到了大文公廟。大文公廟位于山脊的一馬鞍形的凹洼處,此處地形比較開闊。廟的前方是一個山崗,坡度較陡,我看前面道路更加崎嶇難走就坐下來休息了一會兒。為了迎接更艱難的挑戰,我要進一步減輕負擔,把帶來的食品全吃光了。廟旁附近的山坡石頭上曬著好些被子,我慶幸今天遇上了個風和日麗的好天氣。

稍事休息后我繼續前行。爬上前面這個小山崗時我覺得特別吃力,幾乎是四肢并用,一步步爬上去的。過了這個小山崗后,道路有點繞,有時走在山頂,有時又轉到山脊的左側。路比先前顯得狹窄了,路面鋪得也更不平整了。走起來深一腳淺一腳的。更困難的是這些高低不平的石塊還大小不一,走在上面要不時調整步幅節奏,所以走起來更加費力。往旁邊下看,山勢非常陡峭,感覺像是走在懸崖邊上。道路有些高低起伏,有時上坡有時下坡。當我走得精疲力盡時,以為大爺海也許快到了,可向前一看,一堆亂石堆成的小山包又擋住了視線。這下不由心又涼了起來,剛燃起的一點希望又渺茫了!走了半天到大爺海似更遙遠了。無奈何,只得一步步慢慢地再往前挪動。我只顧機械地前行,雙腿似乎已經失去了知覺,感覺不到疼痛了。大腦也好像變得些麻木,記不得從大文公廟出發又走了多久。

當轉過這個小山包后道路變成了下坡,身上感覺也稍微輕松了一些。路旁有塊大石頭,我扶著它想停一停喘息一會兒。抬頭向前一望,路的盡頭是個湖。這難道就是大爺海嗎?起初我還懷疑自己是否累極了眼睛模糊,腦子里出現了幻覺。但瞇起眼睛仔細觀看,那的確是個湖泊,它的美艷不由讓我欣喜!

它像塊晶瑩的鵝卵形藍寶石被周圍的山石鑲嵌著,大山的粗獷更襯得它玲瓏剔透,小巧嬌艷。它三面是山,背后山勢陡峭,這是典型的冰川漏斗地形。冰坎上還有座蘭色屋頂的平房,大概是供游人吃喝棲息的地方。沒錯,它肯定就是大爺海。

我不由忘記疲勞加快了腳步,很快就走到它的身旁。站在岸邊看,湖水清徹透明,甚至能看到水中的礫石。翻過一個很陡的臺階,這里湖岸比較陡峭。湖水像一個巨大的藍色玻璃鏡面被山石鑲嵌著。我找了塊石頭坐下來休息。對面凝視著大爺海,它顯得靜謐安祥,而又深邃神秘。旁邊豎著一塊石碑,上面是用紅漆塗染的歐陽中石先生的題字大爺海,字跡瀟灑蒼勁。

我正在冥想這神秘湖水究竟來自那里,忽然飛來一只小鳥,它竟然就落在我的腳旁,一點也不怕人,跳來跳去的覓食??此茄郵摯砂?,通身的羽毛烏黑發亮,頭上似有一小撮白毛,體形比燕子略大。據說它是這里特有的一種鳥。能銜走落在大爺海水面上的雜草,因此被人稱為凈水鳥。這小小的精靈又給本來就神秘的大爺海再增添了一層神秘的色彩。

沒有一同上山的旅伴兒,我只好一個人沿著湖岸向右邊摸索著前行??賞繳峽湊舛駁醬κ鍬沂?,這前后也都不像是條路。猶豫了一陣之后,覺得沒辦法,我也只好硬著頭皮往山上爬去。

在這亂石頭上登山可真不容易,每走一步都要前后左右仔細觀察周圍地形,再判斷下一步落腳何處。因為根本就沒有路可走,所以常常是忽左忽右地來回繞行尋找。雖然有時這樣的平行運動比較省體力,但卻是白費力氣做無用功。我感覺爬了很長時間,坐下來休息了一會兒。抬頭向上一看,山上仍然一片亂石望不到盡頭??醋耪庋矍暗木跋?,感覺像是脫離現在的時空,來到了另外一個未知的荒蠻星球。

我沉下心來尋思,懷疑起自己走的這路到底對不對。這時我又忽然覺得肚子有些餓了,這樣不由又有點害怕起來。這里海拔近4000米,還不知道要爬多久。我現在連方向都搞不清,若迷了路越走越遠并長時間地餓肚子可是很危險的!我很想找個人問一問路,可周圍連個人影都沒有,到那兒去問呀?我于是站起來四下瞭望,看見右邊很遠的地方山腳下站著四、五個人??剎恢浪鞘歉墑裁吹?,也不知道他們知道不知道上山的路。無奈何,我想走過去問一問試試。我只得又漸漸退下來向右繞行。當走得離他們距離比較近時,我停了下來。因為距離還有點遠,雙方說話還聽不見,就用手勢比劃。他們大概明白了我是在問路,于是也用手勢回復。我明白他們是在告訴我路沒錯,并鼓勵我繼續按原來的路線前行。

我于是又有了信心,當我又回到原來的地方時,我頭頂上方出現了兩個年輕女游客。她們站在那里往下看,似乎也一臉茫然,大概是和我遇到了一樣的困難。我們也是用手勢進行了一番交流。噢,我明白原來她們那兒就是山頂了。我于是再次鼓起勇氣,很快就爬了上去。

哈!我這經歷頗像是驗證國學大師王國維的《人間詞話》中的人生三境界。

爬上山的頂部以后,雖然還有一段很長的慢坡,但那路已經很好走了。這時我又看見剛才向他們問路的那幾個人,也從他們原來站著的那個方向走了過來。他們每個人都雙手拄著拐杖,似乎還有一個向導領著。原來這是一支登山隊。他們很快趕上并逐漸走在了我的前面。途中我停下來扭頭往右邊一望,山下有一個湖泊。我有點驚訝,這不是大爺海嗎!它怎么又跑到山這邊來啦?是我轉了向?這還有另外一個湖泊呢!

我回過頭來往山兩邊仔細看了看,判定這個湖不是在我來的方向,而是在山的另一側??傷笠5男巫創笮〖負跬耆謊?。但仔細看它的顏色似乎不如大爺海那樣深,大概它的水比大爺海淺一些。我不妨暫且稱它為二爺海吧。

再看山的左前方,我簡直驚呆了!

那邊向下傾斜著很大一片平坦的場地。場地上均勻地豎立著約有半人多高比電線桿略粗的石頭。它們整齊巍然地屹站立著,這片石頭陣,陣容浩大,景象壯觀,像是正在接受檢閱的千軍萬馬。不知道這是天然形成的還是經過人工擺布的?

通往拔仙臺的路前方有座石頭房子的斷壁殘垣。我們從這殘跡旁的爛石臺階上走過去,那兒立著一塊粗糙的石碑。石碑不大,上面用紅漆涂寫著拔仙臺三個大字,右下邊寫著海拔3767”米,這兒就是太白山極項。

看著這塊碑,我心中一陣驚喜,腰酸背疼和全身的疲憊全忘了,想著途中經受的千辛萬苦也都值了!傳說太白山乃太白金星落地幻化而成,拔仙臺則是姜太公伐商勝利之后選拔冊封神仙之所在。姜太公當年72歲出山,我今年也恰好72歲登上了太白山,這豈不也沾了點仙氣。

我讓登山隊的朋友給我照了張像。登山隊長是位身材高挑漂亮的中年女士。她被風霜洗禮得臉色紅里透黑。我們倆見面都非常真誠地相互恭維了一番。我覺得她才是真正的英雄,因為與其他男隊員一樣,她是背著沉重的行囊走上來的。

照完像之后我又回首望這太白山,陽光下它的身影顯得異常清晰。它長長的身軀逶迤起伏著,龍頭拔仙臺高高昂起,大爺海和二爺海恰是它兩只明亮的眼睛。只是山的底部一片混沌不清,這也恰如其份地襯托得太白山有了些動感,使這條巨龍像浮動在茫茫大海之上。

我想若再有些云霧就更妙了。

我轉身扶著石碑后面的欄桿向山下俯瞰,原來這兒竟是懸崖絕壁,山谷幽冥,深不見底。這時一股霧氣突然升起,并迅速擴大。因為太陽已快落山,氣溫開始驟然下降,所以陰氣開始上揚,再看四周整個山谷中都在云霧翻卷。剛才還溫情脈脈的群山迅間又變得粗暴魯莽甚至怒容滿面起來?;贗咨秸馓蹙蘗慘丫恢芪х勻頻腦莆磽釁?,好像已經開始蠕動,似乎馬上就要舞動騰飛了。

下山時,我決定跟隨登山隊員一起下山。我們沿著與原來上山相反的方向前行。他們走得太快,剛開始在山頂上較平坦的地方,我跟著他們走了一會兒還可以。下山時又走了一段兒,我踉踉蹌蹌地跟著前行,感覺實在不行了,于是只好停下來休息。當我再次站起來行走時,發現腿疼得很厲害,可能是剛才走得太快,下山時蹲的。僅僅腿疼還是小事,主要是腿打顫走路不穩了。我爬了這么多山,這次才真正體會到什么叫上山容易下山難!

我已經不敢向前躬著腰下山了,只能身體后仰,雙手扶著身后的石頭,一步一步地往下移動。嘿!我在親身體驗什么是摸著石頭下山。那群登山隊員已經走遠了,看不出他們走過的路了,其實這兒也根本就沒有路。世界上原本沒有路,走的人多了便成了路在這兒似乎不太適用,這里雖然走的人很多,但卻仍然沒有路。

當我一點一點地往山下移動時,看到右前方山坡上有一根桿子。我想能否拿來用它來做拐杖,就又慢慢一點一挪動過去。走到跟前我拿起一看,這是根被丟棄的測繪桿子。大約有兩米半長,直徑兩厘米左右,桿子被紅漆和白漆染成一段一段的。上面的刻度已經模糊不清,漆也很多地方脫落,我斷定這桿子已經被廢棄了。我拿在手里試了試,抓著挺舒服。我用手扶著它站起來感覺穩當多了。我一陣欣喜,真是天無絕人之路??!我倚靠這條拐杖的協助,又經過艱難的跋涉,終于從拔仙臺走了下來。

下山之后,已經是夕陽夕下,太陽斜照著拔仙臺。我坐在大爺海岸邊休息了一會兒。此時的湖水顯得更加寧靜,水中倒映著拔仙臺的身影。

明天就是中秋節,學校和大部分單位都已經放假,天氣又好,所以山上的游人特別多。天還不黑,我又去小店吃了點東西喝了些水就睡下了??贍蓯翹哿稅?,我躺在床上一點睡意也沒有,并且不停的如廁,竟一夜未眠。

事后想想,這情況不知是禍還是福呢?因為據說初上高原的人,有的躺下昏睡后竟長眠不醒。我卻一夜未眠,是不是身體的自我?;つ??另一方面,我夜里如此頻繁大量的如廁又得不到水分補充,有沒有因此造成虛脫的危險呢?

無論如何,反正我是一夜安然無恙,一道鬼門關又闖過來了。

走下太白山


可能是夜里沒睡好,感覺頭有點昏沉沉的,腿也有些酸疼,但覺得體力和精神得到了一些恢復,我有信心能走下去??墑歉找豢甲咂鷴防戳酵扔械惴⒉?,身體站立不穩。幸好有昨天揀來的這只桿子做拐杖,有它我感覺安全多了。

晨曦中的大山似乎正在慢慢蘇醒,一路上四周靜悄悄的。當我走到昨天最早看到大爺海的地方時,那兒有兩股道兒。一條是沿山崖下比較平坦一些,另一條是走上山頂。我昨天就是沿著山頂這條路下來的。我今天是沿山崖這條路走的,因為只顧低頭看路沒有注意到旁邊昨天走的那條路。但是正走著我聽到上面有人說話。站住扭過頭去一看,上面有幾個人正站在那里,并且身旁已經支起照相機架子。原來他們是準備拍日出的。我不由停下腳步,我想這正好可以彌補我沒有登拔仙臺觀日出的遺憾,這樣我的這次太白山之行就算完美了。

此時的天空有些淺藍,一絲云彩也沒有。往右邊山下看去,地勢十分開闊,的確是看日出的好地方。效果跟上拔仙臺應該是一樣的,不同的只是那兒稍高一點兒,但人太多,少不了喧囂甚至擁擠,這兒卻是十分的幽靜,這可是非常難得的。??炊教旒視氪蟮氐慕喚绱τ幸荒ê焐南脊?,霞光四周的天空有些發白,顯得比較周圍明亮一些。霞光下地平線上方有一道與地平線平行的,不太寬的黑色陰影。我來的時間正巧,看樣子太陽馬上就要出來了。俯瞰大地上的景物還有些黑蒙蒙的模糊,只能隱隱約約地望見遠處起伏的大山的輪廓。晨曦中的大山四周顯得異常寂靜,只聽見山上幾個人在偶爾的交談,和他們擺弄照相機的聲音。我目不轉睛地注視著東方。忽然那片紅霞下方的陰影中冒出了太陽的頂部,它像是從地平線下破土而出,逐漸升高增大變亮,慢慢拱出了地平線,有趣的是在這道陰影中的太陽顯得很小很白,看上去就像一枚白色的銀幣。當太陽的頂部沖破地平線上方的這道陰影,它瞬間就發出一束強光,直射向群山,并直射到我的面前……

雖然山崖下這條路可能平坦一些走路省力,但我覺得這條路不太安全,又重新饒回到山上那條路去。走了一會兒,我覺得腿不那么酸疼了,只是有點累。當我走到距大文公廟一半路程時,迎面走來的游客逐漸增多起來。

我一頭白發又拄著一根顏色鮮艷的長棍子,步履踉蹌,大概特別引入注目。我自我感覺狼狽不堪,可能有點像京劇中拄著討飯棍子的衰派乞丐老生。這形象卻不時招惹迎面游客打與我招呼:“老大爺,今年高壽?”“爺爺,您今年多大年紀啦?”“老爺爺,誰跟著您,您一個人上來的嗎?”……當我回答完他們往往就豎起大拇指對我恭維一番。人稀少的時候有個別熱情的游客還要求停下和我一起留影照相。剛開始我覺得有點當明星的感覺,好像太白金星下凡似的挺好玩兒的,滿臉笑容地熱情應付著。慢慢地次數太頻繁了就感覺很累,甚至應接不暇。本來身體就已經十分疲備,現在又增加了一層精神負擔。但面對別人的友好善意又不敢懈怠,不得不應付。后來實在沒辦法就只好裝聾作啞,只顧低頭走路,不敢抬頭?;虺苑轎⑿σ幌?,點頭示意,不失禮貌地應付一下。

經過大約兩個半小時的艱難跋涉終于到了大文公廟。我在小店里坐下休息時看見幾個青年正拿著手機充電,還有一個人在打電話。知道原來這里已經通了電并有了信號,于是趕快打開手機給家里通了電話并改簽了火車票。

我不敢長時間休息,擔心坐下時間長了再起來行走更困難,于是又站起繼續行走了三個多小時終于到了天圓地方大索道站。然后又順利地坐上觀光車返回服務中心門前的停車廣場。

我在車站附近找了一家賓館,想在那里休息幾個小時,到晚上十點再去乘火車。躺在賓館床上休息時,忽然又回憶起那一年我游覽太白山底部景區的情景。一天之中連登了華山上的5座山峰,下午6點半多又步行走了下來,還沒覺得太累。那情景如今回想起來還歷歷在目,事情好像就發生在昨天。

 



作者簡介:

張立國,男,民盟盟員,1946年生于山東聊城。1970年畢業于南京大學。聊城市數學教學能手、聊城市專業技術拔尖人才、優秀科技人才、聊城二中高級教師。本文節選自張立國散文游記《白頭翁西游記》,更多精彩請點擊下載閱讀。(文件較大,共4部分,請分別下載: 1  2  3  4





步行者队名单

郵箱
手機
糾錯內容
驗 證 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