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調研探討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調研探討

 

 

 

 

統一戰線的廣泛性和包容性

 

是我國民主政治的高度體現

 

——基于統戰工作歷史與現實的思考

 

 

蔡濱

 

中國共產黨在其八十多年的發展歷史中,從領導新民主主義革命到社會主義革命,乃至建設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取得階段性成果的今天,在長期的革命實踐活動中不斷發展、豐富和完善馬克思主義的統一戰線理論,組織、建立、發展和壯大統一戰線,使統戰工作成為民主改革和民主政治建設進程中的“政策中樞”。由于統一戰線是為了完成黨的歷史使命,根據不同時期的戰略目標和任務而結成的政治聯盟,為了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調動一切積極因素,它極具廣泛性和包容性,因而統一戰線往往能成為民主政治的高度概括和集中體現。

社會主義民主政治的核心和本質是人民當家作主,是最大多數人享有最廣泛的民主權利。統一戰線的廣泛性和包容性就是社會主義民主政治本質和核心的重要體現。在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中國革命各個歷史時期,統一戰線的組成和組織形式不盡相同,但最大限度的體現其廣泛性和包容性卻是始終應該遵循的一條重要原則。一方面,統一戰線中往往包括若干個政治聯盟—政黨聯盟、階級(階層)聯盟、政治集團和社會團體、群體的聯盟及其相互交叉的廣泛的聯盟和同盟,它們在共同的社會權利基礎上進行不同層面的聯合與合作;另一方面,統戰工作的實際開展,又往往是非常艱苦、細致、具體、煩瑣的,甚至連一個山寨、一座炮樓、一個家庭或一個家庭成員都不能輕易放棄。講包容性就要講求同存異原則,講相互的體諒包容;包容性體現人本尊重,搭建和諧架構,營造民主氛圍。新時期愛國統一戰線的廣泛性和包容性與社會主義民主政治的廣泛性高度一致。

大革命時期以國共合作為基礎的統一戰線,凡是反對帝國主義、封建軍閥和官僚資本主義的一切政治力量都應該吸收進來,在國民革命統一戰線的框架之下,為實現革命的總目標進行廣泛的合作。在中共“二大”前后,建黨之初確定的“堅決同黃色知識分子階層及其類似黨派斷絕一切聯系”、“不同其他黨派建立任何相互關系”的立場開始有所轉變,認識到“無產階級在未取得政權以前,根據中國的政治經濟現狀,……應該聯絡民主派共同進行反對封建軍閥的革命,以達到軍閥覆滅后能夠建設民主政治”,“……邀請國民黨等革命民主派及革命的社會各團體,共同建立一個民主主義的聯合戰線”,其具體方針和策略在此后的國民革命中基本得到貫徹實施。以第一次國共合作為基礎的統戰工作的開展具體深入到了黃埔軍校、革命軍隊、工人運動和農民運動中。為保證黃埔軍校的統一戰線性質,中共建立了特別支部,在進步學生中發展黨員,還成立了“中國青年軍人聯合會”這一團結革命軍人的統一戰線組織。在黃埔軍校和軍隊中的統戰工作,使一批受到革命思想熏陶的國民黨員在以后的國共斗爭中,對共產黨給予了同情和支持,甚至重新回到人民的懷抱。中共在“五卅慘案”后成立了上海市總工會和工商學聯合會,領導了上海總罷工。在領導省港大罷工當中,中共成功地運用統一戰線的策略,加強廣州和香港工人的聯合與協作;派人下鄉發動農民,協助工人封鎖海岸,查禁日貨,加強工農的聯合;在政治上團結廣東資產階級,在經濟上?;て淅?,爭取他們同情工人的斗爭;對華僑的商務活動,給予方便,爭取華僑支援工人的斗爭。這些統戰工作的有力開展,擴大了反帝聯合戰線,大長了中國工人階級的志氣。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工農民主運動蓬勃發展,在國民革命期間僅湖南、湖北的工會會員就發展到30余萬人,許多地區還建立了工人武裝糾察隊;全國201個縣成立了農民協會,會員發展到1000多萬人,實行“一切權力歸農會”,同時還建立了農民武裝。

然而,中共黨內不斷出現的右傾和左傾錯誤加快了蔣介石叛變革命的步伐,他們在帝國主義、封建軍閥和國民黨右派勢力的進攻面前都感到自己力量不足,但又不知道到何處去獲得廣大的同盟軍。毛澤東在《中國社會各階級的分析》和《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兩篇重要文章中剖析了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的中國各階級成分和政治勢力對革命的態度,深刻總結了黨在大革命時期的經驗教訓,對黨內錯誤傾向進行了嚴厲的批判。毛澤東在文章中提出了若干關于統一戰線的策略思想,指明了農民階級是無產階級的最廣大最可靠的同盟軍,關于放手發動、積極領導農民運動的策略思想;關于在農村中堅決貫徹依靠貧農、團結中農之階級路線的策略思想;關于建立農民政權以強化工農聯盟的策略思想;要正確地認識民族資產階級的兩面性,妥善地處理同民族資產階級之間的相互關系的策略思想。這些早期的統戰理論對新民主主義革命階段建立更加廣泛的統一戰線具有重大的指導意義和深遠的影響。

土地革命戰爭中的工農民主統一戰線以工農聯盟為主體,對其它階級、階層、社會賢達、國民黨左派等政治力量和國民黨軍隊也進行了大量團結、教育和爭取工作,力爭吸收它們進一步壯大統一戰線。經過毛澤東多年的探索,制定出一條依靠貧雇農,團結中農,限制富農,?;ぶ行」ど桃嫡?,消滅地主階級,變封建半封建的土地所有制為農民土地所有制的土地革命路線。以宋慶齡、何香凝、鄧演達為代表的國民黨左派,繼承孫中山的新三民主義精神,堅持三大政策的光榮傳統,在中國共產黨的合作和支持下,繼續與國民黨反動統治集團進行不懈的斗爭,對其反共反人民的猖狂勢頭起到一定的遏制作用。八七會議后,中共發出一系列在國民黨軍隊中開展統戰工作的決議和指示。以二十六路軍起義為代表的國民黨軍隊持續不斷的棄暗投明,是中共在革命處于低潮時統戰工作的重大勝利,為紅軍增添了生力軍,是對國民黨反動派的沉重打擊。另外,中共還積極團結以魯迅和左聯為代表的文化界進步人士和團體,組成文化界的統一戰線組織,沖破國民黨反動派的文化圍剿,傳播進步思想,有力地配合了當時的革命政治斗爭和武裝斗爭。然而,在長達十年的土地革命戰爭時期,傾盲動主義和傾關門主義曾長期在全黨占據支配地位;他們排斥毛澤東的統一戰線思想,輕視工人階級以外的包括農民在內的其它階級和政治力量,幾度使中國共產黨和中國革命遭到重創,陷入極其被動的危險境地。這種被動局面直到遵義會議確立了毛澤東在全黨的領導地位以后才得以徹底扭轉。遵義會議也成為中共歷史上體現黨內民主的一個里程碑,為確立“堅持黨內民主帶動人民民主”的基本政治路線奠定了基礎。

抗日民族統一戰線是中共在統一戰線理論和實踐上的一個歷史性飛躍,它在廣泛性和包容性方面產生了重大突破。當時中共提出的口號是抗戰、團結、進步,也就是要把凡是主張抗日的愛國進步力量都團結、爭取到抗日民族統一戰線中來。在這一廣大的政治聯盟中,中共領導的革命的民主的進步力量是中堅和骨干力量,“國共合作,共同抗日”是這一聯盟存在和發展的基礎,小資產階級、民族資產階級、民主黨派、無黨派愛國人士以及國民黨左派和愛國將領是應該積極團結、爭取的重要組成部分,甚至一些有愛國心和民族憂患意識、主張抗日的土匪、地方武裝以及一些散兵游勇都成為積極爭取的對象。中共采取的下層統一戰線與上層統一戰線同時進行的方針,一方面宣傳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組織群眾性的抗日救亡運動,另一方面著重加強了對愛國民主人士、民主黨派領導人、國民黨地方實力派及蔣介石等上層人物的統一戰線工作。這里體現的求同存異原則不僅限于“求大同存小異”,實際上還包括“求大同存大異”,例如在第二次國共合作中,“合作抗日”是國共兩黨的“大同”,中共所代表的工農聯盟的先進性、革命性和以蔣介石為代表的國民黨統治集團的反動本性是兩黨的“大異”。不管過去積怨多深,國共兩黨都應該在大目標下統一起來。“大同”和“大異”的平衡通過“又聯合又斗爭”的策略原則進行調整,做到“有理、有利、有節”。另外,中共還提出中日矛盾變動了國內的階級關系,使資產階級甚至軍閥都遇到了存亡的問題,在他們及其政黨內部逐漸地發生了改變政治態度的過程”,“我們的統一戰線應當以抗日為目的,不是同時反對一切帝國主義[1],把若干其他帝國主義國家和中國的矛盾推入次要地位,提出了中國的抗日民族統一戰線和世界的和平陣線相結合的任務。這些理論和策略使統一戰線的廣泛性和包容性得到進一步擴展,使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發展和壯大取得一系列重大成果,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有:(1西安事變的和平解決,團結了東北軍、西北軍的廣大官兵,實現了從反蔣抗日逼蔣抗日、聯蔣抗日的重大轉變;(2)組織、領導了營救全國救國會七君子的運動,團結了社會各界愛國民主人士,推動了全國抗日高潮的興起;(3)與閻錫山和李宗仁、白崇禧等國民黨地方勢力確定了合作關系,以局部合作抗日推動華北乃至全國的合作抗日局面;(4)支持、幫助民主人士和有關黨派團體建立了“中國民主政團同盟”,后來發展成為中國人數最多的參政黨--中國民主同盟。

中國共產黨在抗戰后期提出的“成立民主聯合政府,實行新民主主義憲政”的主張,是抗日民族統一戰線在政權問題上的最高體現;只有實現這一主張,才能充分發揮統一戰線具有的廣泛代表性和最大包容性的優勢。抗戰勝利前后,隨著抗日民主政權的不斷鞏固,革命力量的不斷壯大,中國革命也進入了一個“民主運動空前高漲,民主政治異?;鈐盡鋇男碌睦肥逼?。各民主黨派的相繼成立、以愛國民主人士為主的國民政府參政員代表團對延安進行的訪問、以及1946年的政治協商會議的成功舉行等一系列重大事件,充分體現了統一戰線的廣泛性和包容性,為解放戰爭的勝利和新中國的建立做了濃重的鋪墊。特別值得一提的是,毛澤東在“重慶談判”期間親力親為地做統戰工作,同國民黨上層人士、愛國民主人士及工商界、新聞界、婦女界和國際友好人士進行了廣泛接觸和交往;為了表明中共對和平的誠意,甚至多次去拜會堅決反共的國民黨大特務頭子陳立夫、陳果夫,不放棄和談的任何一線希望。隨著第二次國共合作的破裂和全面內戰的爆發,中國共產黨適時調整自己的統一戰線策略,明確提出最基本的政治綱領是:聯合工農兵學商各被壓迫階級、各人民團體、各民主黨派、各少數民族、各地華僑和其他愛國分子,組成民族統一戰線,打倒蔣介石獨裁政府,成立民主聯合政府,中國新民主主義的革命要勝利,沒有一個包括全民族絕大多數人口的最廣泛的統一戰線,是不可能的[2],并在人民解放軍向國民黨軍隊發動戰略總攻前夕發出了著名的五一口號,號召各民主黨派、各人民團體、各社會賢達迅速召開政治協商會議,討論并實現召集人民代表大會,成立民主聯合政府!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的召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誕生,標志著中國歷史從此進入了一個新的時代,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人民民主統一戰線也從此揭開了新的篇章。

統一戰線不僅是革命戰爭年代的重要法寶,也是中共在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時期的重要治國方略。從解放初期到現在,從人民民主統一戰線到愛國統一戰線,中國共產黨幾代領導人和中央領導集體為探索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發展道路,為實現社會主義民主政治,不斷提升統戰工作的戰略高度,也給統一戰線的廣泛性和包容性賦予了更加深刻的內涵。就其廣泛性而言,統一戰線不是一個大“拼盤兒”,而是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一個有機的整體,我國的人民代表大會制度和多黨合作、政治協商制度就是統一戰線廣泛性的集中體現;對其包容性來說,在“求同存異”原則下,統一戰線的組織成分也不是一成不變的,例如:通過對資本主義工商業的社會主義改造,把民族資產階級和小資產階級分子逐步改造成為社會主義的勞動者;把民主黨派從資產階級性質的政黨改造成為共產黨領導下的為社會主義服務的政黨;把舊知識分子改造成為工人階級的一部分等等,這些使我國的階級關系發生了根本變化?;詰誦∑健敖夥潘枷?,實事求是”的思想、理論,黨的統戰工作理論和實踐得以不斷創新,統一戰線也進入了一個空前活躍的歷史時期。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鄧小平同志以中國共產黨人的博大胸懷和政治家、戰略家的雄偉氣魄,站在中華民族振興和實現祖國統一大業的戰略高度上提出的“愛國統一戰線”的概念,就是在“撥亂反正”以后,我國的社會階級狀況發生根本變化的歷史背景下提出來的。高舉愛國主義旗幟,是鄧小平為新時期統一戰線賦予的重大內涵,是對統一戰線理論創造性的發展,其大聯合、大團結的基本精神,使一切熱愛祖國的個人、團體、政黨、組織,不受社會制度、政治立場、意識形態、生活方式等限制,都可以、都能夠加入到統一戰線中來,使加入到這個聯盟的所有人,都能在“愛國、促進祖國和平統一”這個大目標之下統一認識,施行聯合與合作,都能沐浴社會主義民主的陽光,使統一戰線策略方針有效落實到多黨合作、政治協商、知識分子、宗教信仰、少數民族、港澳臺及海外愛國人士,是真正的“大‘愛’無疆”,從而使統一戰線的廣泛性和包容性得到進一步擴展和延伸。正如鄧小平所指出的那樣,“愛國者的范圍是很寬廣的,包括蔣經國在內,只要臺灣歸回祖國,他就做了愛國的事。現在可以提第三次國共合作?!?SUP>[3]1990年第十七次全國統戰工作會議上,江澤民同志肯定了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黨中央制定的統一戰線方針、政策,指出“今后統一戰線不但不能收縮,而且還要擴大和加強”;他對新時期愛國統一戰線的任務作了新的詮釋:“高舉愛國主義、社會主義旗幟,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調動一切積極因素,同心同德,群策群力,為鞏固和發展安定團結的政治局面服務,為推進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和改革開放服務,為健全社會主義民主和法制服務,為促進‘一國兩制’和平統一祖國服務?!?SUP>[4]這實際上也是愛國統一戰線的宗旨。1997年香港回歸祖國,是中共在統一戰線史上的濃墨重彩,成為一國兩制的率先垂范;1999年澳門相繼回歸、海峽兩岸關系在九二共識的基礎上由民間到政黨的友好往來及其不斷發展,這些統戰工作的重大成果成為愛國統一戰線廣泛性和包容性的重要體現。

毛澤東說過:“政策和策略是黨的生命”[5];胡錦濤同志在十七大”報告中指出,“人民民主是社會主義的生命。發展社會主義民主政治是我們黨始終不渝的奮斗目標。[6]繼續強調要“壯大愛國統一戰線,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SPAN>統一戰線是中國共產黨在全部革命實踐活動中形成的正確方針、策略的重要組成部分,也使得中國共產黨具有更加蓬勃、旺盛的生命力,從而在新的歷史時期通過保障人民民主而賦予了社會主義強大的生命力。在中共歷史上組建的歷次統一戰線中,愛國統一戰線從組織成分、組織形式到目標、任務,處處體現了其廣泛代表性和最大包容性,從而體現出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社會主義民主政治的最高境界。以胡錦濤同志為總書記的黨中央領導集體在馬克思主義、毛澤東思想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指導下,將領導全國人民繼續高舉“建設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和平統一祖國、振興中華的愛國主義”兩面旗幟,迎來一個社會主義民主政治的更加燦爛的春天!

 

[1]《毛澤東選集》第一卷,人民出版社,19916月第2版,第253

[2]《毛澤東選集》第四卷,人民出版社,19916月第2版,第12561257

[3]《鄧小平論統一戰線》,中央文獻出版社199110月第1版,第158

[4]《當代中國的統一戰線》下卷,當代中國出版社,1996年版,第526-527

[5]《毛澤東選集》第四卷,人民出版社,19916月第2版,第1298

[6]《十七大報告學習輔導百問》,黨建讀物出版社,200710月第2版,第26

 

 


作者簡介: 蔡濱,民盟山東省科學院支部主委,研究員  

 

 




步行者队名单

郵箱
手機
糾錯內容
驗 證 碼